<dl id="h37rx"></dl>

<dfn id="h37rx"><nobr id="h37rx"></nobr></dfn>

<rp id="h37rx"></rp>

    <p id="h37rx"></p>

    <i id="h37rx"><address id="h37rx"><ruby id="h37rx"></ruby></address></i>

      <sub id="h37rx"><th id="h37rx"></th></sub>
          <rp id="h37rx"></rp>

          分享到: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服裝訪談

          FANCY TREE的場景化轉型

          采訪嘉賓:王子喬  記者:田暉  發布時間:2019-4-15 17:10:18

          訪談前言

          你心目中的職場女性是怎樣的形象?嚴肅的女強人、生活中的“乏味者”?事實上,職場精英女性的著裝正在向著越來越時尚品味的方向轉變,而不同場景下的不同著裝,也成為必備選項。2019秋冬上海MODE展上,專注為職場女性打造時尚著裝的設計師品牌FANCY TREE設計師王子喬,就通過品牌的幾次轉型,向我們講述了她眼中的中國職場女性的成長變化。

            你心目中的職場女性是怎樣的形象?嚴肅的女強人、生活中的“乏味者”?事實上,職場精英女性的著裝正在向著越來越時尚品味的方向轉變,而不同場景下的不同著裝,也成為必備選項。2019秋冬上海MODE展上,專注為職場女性打造時尚著裝的設計師品牌FANCY TREE設計師王子喬,就通過品牌的幾次轉型,向我們講述了她眼中的中國職場女性的成長變化。

          FANCY TREE設計師王子喬

            華衣網:請簡單介紹FANCY TREE品牌。

            王子喬:FANCY TREE是上海的設計師品牌,成立于2012年,主要為28-45歲的職場精英女性、主持人打造時尚著裝。我們的風格不是特別時尚,沒有當下熱門的街頭風,而是偏中性,但也并非流行的oversize大廓形,而是能夠展現女性強勢一面但又不會過于強勢的設計。

            我們的產品價格定位春夏季1000-3000,秋冬季1000-6000,屬于比較有優勢的價格。這個定價也是經過一番市場考量,在此之前,我們做直營店的時候定價比現在高很多,但當我們和買手店合作時,買手對價格會比較敏感,3千和4千的西裝的成交量差別就很大。

            FANCY TREE最早做高定,后來慢慢轉型成現在的成衣,我們主要與買手店集合店合作,目前合作的買手店遍布全國,其中江浙滬、云南、四川、珠三角等地的市場表現較好。西北、北方市場也有銷售,但這些地區對潮流的敏感度和設計師品牌的認知度還是相對弱一些,基本會下沉1-2年,往往會出現買手訂的貨當季賣不出去但隔年出現補貨的現象。

            華衣網:為什么決定從高定轉型做成衣?

            王子喬:國內的高定還是一個非常模糊的概念,很容易被理解成裁縫,高定男裝如西裝的認知度相對高一些,但在高定女裝上,也依舊被這樣的認知。在我們做高定的時候,主要都是做一些西裝套裝,款式也都是基礎版型或者客戶找來的大牌拷版,唯一比較考究的可能就是面輔料。但這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高定流程,也和我想做的事情背道而馳。

            基于此,我選擇轉型做成衣,因為成衣能夠體現你的設計風格,你的客戶也往往是已經接受了你的風格的人,市場相對也比較成熟。

            華衣網:我們的主要品類有哪些?

            王子喬:最開始我們西裝套裝做的比較多,當時市場上西裝類品牌并不多。而隨著女性意識的覺醒,越來越多的職場精英女性對著裝有了更高的要求,單做西裝品類的品牌也在增加。除此之外,大家對場合著裝也越來越認可,工作之外也會有更多的活動,禮服類產品的需求量在增加,這兩年,我們也開始減少職場套裝的比例,而加入一些當下比較熱門的場合著裝。

            除此之外,為了配搭,我們也會和一些配飾設計師、配飾品牌聯名合作。如鞋包、小飾品等。我們現場展示的飾品,就是和一位歐洲的室內設計師做的聯名。

            華衣網:這些聯名飾品有哪些不同之處?

            王子喬:現場展示的飾品全部由設計師根據我們提供的主題或色系去設計、純手作完成,每一副飾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即使有多的輔料制作的相同款式的飾品也會因為手工制作而存在差異。而且設計師也比較佛系,他因為喜歡而設計手作,給出的價格也非常平價,基本在298、338之間。

            這些飾品雖然很難商業化,但對我們而言,一方面,因為我們比較欣賞這位設計師,一方面,也希望能夠找到一些附搭性很強的配飾產品。而目前看來,這種隨性而來的方式反而更有噱頭也更好推薦,這幾年,特別商業的東西做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已經產生了審美疲勞,也越來越難推廣,反而是這種隨性而為的產品,更能代表個性。

            華衣網:如何理解當下國內的時尚產業?

            王子喬:關于這個問題,前兩天我剛剛和一個加拿大買手聊了很久,他想把加拿大一些知名度不高、但在當地很有淵源、有著五六十年歷史的品牌引進中國,但我覺得這在國內市場或許很難推廣。因為你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在國內,做的比較好的品牌,往往是商業包裝好、宣傳力度強的品牌。一二線市場大家對產品的認知或許會好一些,但三四線城市,往往跟風現象嚴重,消費者也沒有形成自己的審美,而是看哪些衣服是明星穿戴過的就去購買。這就導致三四線城市的買手店的合作品牌經常更換,因為可能現在這部劇帶紅的明星,第二年早已被另外一個明星取代了。

            所以,對于自身宣傳較弱的品牌而言,如果你的產品過硬,那么在一些去logo化的平臺,或者北上廣等一線城市,你會“活的”輕松一些,而在三四線城市,你想做好,只能加大明星合作等宣傳力度。

          標簽上海MODE展
          編輯:暉暉
          王子喬
          FANCY TREE設計師

          推薦訪談RECOMMENDED

          欄目合作COOPERATE

          為正奮戰在服裝行業的有志人士帶去一份指引與動力!
          掃碼加微信
          QQ:634363622
          投稿郵箱:634363622@qq.com

          發表評論

          尚未發表評論,您趕快來搶沙發吧~~
          我要評論 >>

          推薦采訪

          • 訪談|贏智尚亮相2020時尚深圳展,開啟智能定制女裝新模式

            陳靈梅

            贏智尚創始人

            2020年7月4日-6日,第二十屆中國(深圳)國際品牌服裝服飾交易會(簡稱“時尚深圳展”)在深...[詳細]

          • 訪談 | 時尚大業永不停步 大浪時尚小鎮賦能時尚產業

            曹宇昕

            深圳市龍華區大浪時尚小鎮黨委副書記、建設管理中心主任

            2020年7月4日,第二十屆中國(深圳)國際品牌服裝服飾交易會(簡稱“時尚深圳展”)在深圳會...[詳細]

          • 2020時尚深圳展專訪胡鴻切:立足時尚之都深圳 打造“南派絲綢”理念

            胡鴻切

            同益新總經理

            2020年7月4日-6日,第二十屆中國(深圳)國際品牌服裝服飾交易會(簡稱“時尚深圳展”)在深...[詳細]

          • 2020時尚深圳展專訪段求明:布局智慧物流園 打通線上線下新動能

            段求明

            石城縣政府副縣長

            2020年7月4日,第二十屆中國(深圳)國際品牌服裝服飾交易會(簡稱“時尚深圳展”)在深圳會...[詳細]

          • 專訪羅林生:融合瑞金紅色文化 打造輕紡、無紡雙集聚市場

            羅林生

            瑞金政府黨組成員、經開區管委會副主任

            2020年7月4日,第二十屆中國(深圳)國際品牌服裝服飾交易會(簡稱“時尚深圳展”)在深圳會...[詳細]

          强 暴 处 疼哭 身子视频
          <dl id="h37rx"></dl>

          <dfn id="h37rx"><nobr id="h37rx"></nobr></dfn>

          <rp id="h37rx"></rp>

            <p id="h37rx"></p>

            <i id="h37rx"><address id="h37rx"><ruby id="h37rx"></ruby></address></i>

              <sub id="h37rx"><th id="h37rx"></th></sub>
                  <rp id="h37rx"></rp>